首页> 印象大兴> 我在大兴安岭做森林调查员

我在大兴安岭做森林调查员

发布时间:2019-08-18 08:59  作者:大兴安岭  来源:大兴安岭旅游网  热度:193℃

1969年7月1日,一列开往东北的列车徐徐驶出北京。车上有一特殊的人群,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200多口子,我就在其中。我们不情愿地告别居住已久的北京,踏上遥远的路程。我们是林业部森林综合调查队的职工和家属,目的地是大兴安岭一个叫加格达奇的地方。

我们一路风尘仆仆,终于到达加格达奇荒芜的东山。从此,我们在这里度过了那难忘的艰难岁月。

当钢筋工,有人叫我“师傅”

当决定将我们成建制地下放到大兴安岭时,我们便派先遣人员去做准备。他们到达后发现驻地不具备基本生活条件,急忙发来电报,要求推迟搬迁。不料军管会个别人扣押了电报,要我们一周内离京。

当到达驻地——未来的家园时,眼前房无一间,路无一条,茫茫四野,杂草丛生。

这样的环境对于我们这些森林调查队员来说不算什么,每次外业不就是这样么,可是老人和孩子们呢。

当年加格达奇只是一个鄂伦春和白俄的小居民点,1964年春天中央决定开发大兴安岭,会战指挥部设在这里,此后便成为大兴安岭地区所在地。1966年1月加格达奇才通火车,我们到达时生活条件很差,未来的日子将面临严峻的考验和挑战。

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,仓促安营扎寨。当天我们支起帐篷,埋锅做饭,在疲惫不堪中度过了难眠之夜。

大兴安岭属高寒地区,9月就将下雪。时不我待,我们必须尽快修路、盖房,迎接难以想象的寒冬。

一场建设家园的战斗开始了!全队职工都投入基建,修路、打井、盖房,许多活我们都没有干过。没干过也得干,不会就边学边干。盖的是永久性建筑,盖房除了砖瓦,还要用钢筋、水泥。领导让我当钢筋工,二话没说,干。地基和墙体要用钢筋圈梁。干这活儿得截钢筋、揻钢筋、绑钢筋。起初不会,干几天就会了,而且越来越熟练,后来有人叫我“师傅”。

抢了3个多月的基建,家属房入住了,路修通了,井有水了。拉家带口的职工不再住帐篷,搬进了新房。

零下40摄氏度是什么感觉,我的手指做了回答

天气渐冷,寒冬将至。如何不挨冻,是我们面对的头等大事。为这,必须备足取暖的烧柴。经上级批准,每户可以到山里拉一车木柴,但不能砍健壮林木。那个时候,加格达奇附近林木已经稀少,要砍一卡车木柴得到很远的深山。披星戴月,早出晚归,一天只能拉一车。每次去拉柴,一辆车五六个壮劳力,皮大衣、皮帽子、皮手套、高筒羊毛毡靴,一样都不能少。

我们这些没带家口的“单身汉”成了“香饽饽”,天天忙着为各家进山拉柴。两位司机师傅更是忙得不亦乐乎。好在大地已封冻,进山不是太难,只是漫山积雪车轮容易打滑,轮胎绑上防滑链,有时也“趴窝”。

集体宿舍没来得及盖,“单身们”只能在简陋的棉帐篷或木板房里过冬。二三十人一栋,睡的是木板搭的通铺。屋子中间搭一个大铁炉子,床下是砖砌的烟道,当地叫“地火龙”。炉子的热量通过“地火龙”一直通到室外的高高的烟囱。这样就可以充分利用热量,使室内温暖一些。没有勤杂工,大家轮流值日,两人一班,负责烧炉子、搞卫生、挑水等等。

最辛苦的活是烧火炉。当班值日,凌晨四五点钟就得起床,摸黑到外边锯木段、劈柈子,在大家起床以前,把已熄火的炉子点着、烧热,烧好供大家洗漱的热水。

一次轮到我和老辛值日。像往常一样,我俩摸黑起床,到外边拉锯、抡斧。为了干活方便,我把皮手套换上绒手套。右手套的中指处有一个黄豆大的小窟窿,我没在意。干了一阵,右手中指肚像针扎一样疼痛,仔细一看,疼处正是手套的窟窿处,中指肚已经冻成深褐色。

天寒地冻,冰封雪飘,到井上挑水是一大难题。吃水就得去井上挑。从井里用辘轳提上的水桶,往往溢出一些水洒到井台上,并且很快结冰,越积越厚,最厚的时候达几尺,井口也越来越窄。这时候不要说从井里提水,就是上井台都得小心翼翼,稍不留神就摔倒。男同志挑水都发怵,女同志就更难了。为了用水,有的女士不得不壮着胆战战兢兢地上下井台,那种窘态就像杂技演员走钢丝。

当时正处“深挖洞,广积粮,准备打仗”的年代。1969年寒冬,上级命令我们在东山开一条战备山洞,东西两边对挖。为了加快进度,每天三班倒,昼夜不停。我所在的四排从西坡挖。打眼放炮,推车清理石块,锯原木,搭支护,没有轻活儿。扶钢钎,抡大锤,不光拼体力,还得靠技巧。填埋炸药、点捻放炮得冒风险。这些活我们以前都没干过。

·END·

本文由 大兴安岭旅游网_旅游攻略_旅游景点_大兴安岭旅游局 授权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,谢谢! 

上一篇:2019年第三次人大大兴安岭地区工委委员会议召开

下一篇:受持续降雨影响 大兴安岭等地有地质灾害和中小河流洪水气象风险—浙江旅游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