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印象大兴> 大兴安岭:“朱大喇叭”吼出脱贫“幸福草”

大兴安岭:“朱大喇叭”吼出脱贫“幸福草”

发布时间:2020-01-28 12:17  作者:大兴安岭  来源:大兴安岭旅游网  热度:152℃

  新华社哈尔滨1月25日电(邹大鹏、刘赫垚、唐铁富)大年三十,“朱大喇叭”又开始广播了。翻看着手边和村民签订的“霸王条款”合同,“朱大喇叭”决心以权谋“私”到底。

  “朱大喇叭”本名朱文武,是黑龙江省望奎县海丰镇恭头一村驻村第一书记。最初,他不想接这个“烂摊子”——前任驻村书记没干满一届就被逼走了。

  老朱是被“诓”到村里的。“说让我来村里先听一下情况再决定,结果镇里领导一看我挺实诚,就不让我走了。”作为黑龙江省绥化市食药监局的驻村干部,老朱被“逼上梁山”。

  恭头一村,民风一度不敢恭维。“你知道我是谁不?你整个喇叭成天叭叭啥呢?说得千好万好,你给我家一粒米了?”朱文武刚开始广播,一个村民的电话就怼了进来:“别的驻村书记都是活雷锋,送这送那,到你这一天穷白话,没个正事!”

  老朱火冒三丈,骑着电动车十分钟后赶到村民家里。“朱书记,你咋知道是我打的电话?”“你以为我不记得你电话号?你吃的米面还真就是我驻村工作队送的,我今天就给你掰扯掰扯,我是干啥吃的!”第一次交锋,朱文武“文武双全”。

  “村民有这想法,说明对政策还不够了解,最重要的是村里缺少见得着钱的产业。”这次村民“叫板”引发了老朱更深的思考。

  望奎县地处松嫩平原腹地,2011年被确定为大兴安岭南麓连片特困地区县。作为我国14个集中连片特困区之一,大兴安岭南麓地理位置偏僻、基础设施落后、产业发展不足,贫困让许多农民心里不舒坦。

  朱文武平时说话快得像放枪,广播时却沉得住气,铿锵有力。“要想生活好,就种龙胆草……”对村里广播喇叭“情有独钟”的他,一直通过这种方式向村民宣传扶贫政策、种植技术等,“朱大喇叭”外号由此而来。久而久之,外村村民也赶来凑热闹听一听,“朱大喇叭”更响了。

  到村里一个多月后,朱文武准备发挥特长,带领村民发展中药种植产业。“这么多年没徇过私,为了大伙我就破例一次。”从找科研所购苗到联系药材销售商,老朱干劲十足,没想到村民们却不领情。

  “朱书记,你可别扯了,龙胆草在咱这根本养不活,我朋友都赔了几十万了。”前任村支书公开表示反对。

  “种地我不如你们,种药材你们不如我。赚钱算你们的,赔了算我的!”老朱把心一横开始试种,为此还与村民签订了“霸王合同”——驻村工作队确保苗成活率、确保最低收购价、确保销路稳定。“过去药材都在大田种,咱在自家小菜园里种。”他说,小菜园土质肥沃,没有化肥农药,肯定错不了。

  2018年,朱文武和工作队队员“自掏腰包”,免费提供村民一年生防风种子种植,并在7个自然屯培训21名贫困户当示范户,为试种龙胆草做技术准备。

  “第一年试种防风真见到钱了!”在脱贫户边志富的炕头上,俩人对视嘿嘿一笑,老边说:“当初以为你就是来照个相、整个景、镀个金,回去当官,没想到这根儿就扎在咱村了。”心里的苦乐只有“朱大喇叭”自己知道,没有见到父亲最后一眼的他,把老人的假牙埋在了村里留念。

  在恭头一村几栋冰雪覆盖的大棚里,地面上一片黄草叶,地下龙胆草的根正在顽强生长,远处展板上龙胆草绿油油的照片给人一抹亮色。

  “这是我们2019年新建的种植基地,这药草苦,但对我们来说却是甜。”60岁的边志富和老伴都有疾病,只能干些轻活,他在基地打零工一年赚了4000多元,“我叫边志富,有了党的好政策和好干部,我一定能致富。”

  “脱贫攻坚巩固提升,我们正精准发展特色产业种出更多‘幸福草’。”绥化市副市长、望奎县委书记单伟红告诉记者,经过不懈努力,2018年8月黑龙江省政府正式宣布望奎县脱贫摘帽,当地正瞄准“粮头食尾、农头工尾”,发展绿色食品、生物医药等特色产业促农民增收。

·END·

本文由 大兴安岭旅游网_旅游攻略_旅游景点_大兴安岭旅游局 授权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,谢谢! 

上一篇:大兴安岭地区返乡人员隔离观察暂行管理办法

下一篇:大兴安岭地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公告(第2号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