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大兴安岭> 「合肥旅游网」大兴安岭深处的“薯客”

「合肥旅游网」大兴安岭深处的“薯客”

发布时间:2019-10-19 20:21  作者:大兴安岭  来源:大兴安岭旅游网  热度:109℃

原标题:大兴安岭深处的“薯客”

​内蒙古自治区根河市位于大兴安岭北段西坡,全年平均气温-5.3℃,虽处于“中国北极”漠河市以南,但由于海拔相对较高而一举获得“中国冷极”之称。其独特的气候使马铃薯产业在附近地区蓬勃发展,而人员不足也吸引了来自东北等地的人前来赶场做工。深秋时节,当成片的白桦林变得金黄,黑土地上就会出现一群群不远千里来捡土豆的人。如流动到别处替人割麦的“麦客”一样,他们是这片黑土地上的“薯客”。

「合肥旅游网」大兴安岭深处的“薯客”

2019年9月22日,吃完午饭的“薯客”们坐着拖拉机到土豆地里,准备继续劳作。天气渐凉,面临着极大的温差和高强度的劳作,他们要抓紧时间收完这片地里的土豆。

8月末的根河,白桦树的叶子开始泛黄,老耿看着地里已经成熟的土豆犯了难,他要尽快将这些土豆收挖入窖。老耿叫耿品富,今年61岁。他之前是林业工人,从林业局分流出来后,开始从事种土豆的生计,如今已是第九个年头。2019年,他在距离根河市区55公里的达力马桥附近种植了400多亩土豆。土豆品种为“尤金885”,是一种商品菜豆。购买商对土豆的大小和品相都有一定要求,不宜使用大规模的联合机械收割,只能用机器把土豆从地里翻起来后采用人工手捡。要在寒冷天气到来前挖完这些土豆,他算了一笔账,一个月的时间,至少需要25人来帮助他赶收完这些土豆。他翻开通讯录,打通了一个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的电话。这个人是去年曾经帮他收过土豆的“薯客”工头,今年还需要他继续张罗人手。

距离根河市1000多公里的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汤原县,玉米和水稻成熟要到10月份,此时恰巧是农闲的季节,这里的富余农村劳动力正是耿品富想要找到的人。谈好价格包吃包住每人每天160元,联系到人手后,老耿给他们购买了火车票。老耿在土豆地旁支起了工棚,购置了棉被,搭建好厨房等待“薯客”的到来。“我自己也出门打过工,知道他们的不容易。现在人工成本可不便宜,以前也找过当地的人,可他们离家太近,三天两头往家里跑,不稳定,影响进度。”老耿有些为难地说。

「合肥旅游网」大兴安岭深处的“薯客”

「合肥旅游网」大兴安岭深处的“薯客”

「合肥旅游网」大兴安岭深处的“薯客”

「合肥旅游网」大兴安岭深处的“薯客”

「合肥旅游网」大兴安岭深处的“薯客”

「合肥旅游网」大兴安岭深处的“薯客”

捡土豆的流程并不复杂。他们有的单独行动,有的两人合作,把土豆从地里拾起(太大和太小的都不能要),再把上面的土扒掉,放进篮子里,然后倒进编织袋。这之后,会有人来封袋。封完袋的土豆会被拖拉机拉到路边,整齐地码起来等待大卡车拉走。

按照约定好的时间,9月1日,“薯客”们坐着火车,经过几十个小时的长途跋涉终于到达了根河。老耿这次找了27个人,他们都来自汤原县,半数以上是女性,当中还有一些是上了年纪的老人。老耿说:“年轻力壮的,哪儿能看上这活儿?他们嫌工钱太少了。”38岁的小雨算是他们中年轻的了,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。丈夫因为在外打工意外受伤不能做太多体力活,她想趁着这一个月的农闲出来为孩子赚点零花钱。大女儿今年6岁,小女儿不到2岁半,才刚刚断奶。“走的时候,我把孩子们都支开了,自己偷偷走的。不支走怎么办?要是她们叫唤‘妈妈,妈妈’,那还怎么走得了?”聊起孩子,小雨的眼角湿润了起来。“我老公心疼我说不让我来,可是家里没有收入不就得出来养活两个孩子吗?”

像老耿这样的简易工棚,沿着301省道旁的土豆地边上有不少,里面住着的都是远道而来的“薯客”。

距离老耿的工棚3公里的一处工棚,殷世花也刚刚到。她一进帐篷,看到是二三十人的大通铺,男女混住,床位人均不过1米来宽,床下面还长满了杂草。她是第一次出门打工,此时心就凉了半截。殷世花今年48岁,是从黑龙江省东宁市三岔口镇过来的,此前从未出门打过工。今年绥芬河的洪水,使她家里种的秋木耳受灾。她无意间在手机上看到捡土豆的招工信息,捡一袋3元,每袋100斤。她琢磨着可以干,于是约上了村上的七女一男共八个人来到了根河。住在帐篷的第一晚,就有老鼠跟她打交道,她没怎么睡着。接下来的三天更使她不安:连日的雨天无法动工,大家都被困在帐篷里,她既担心工作不顺又想家。

「合肥旅游网」大兴安岭深处的“薯客”

中午干完活回来,人们在工棚前洗把脸准备吃午饭。

「合肥旅游网」大兴安岭深处的“薯客”

工棚内是二三十人的大通铺,男女混住,床位人均不过1米来宽,床下面还长满了杂草。

天终于放晴了。9月5日一大早,田间地头忽然就热闹起来了。拖拉机拉着满车的人颠簸摇晃着驶入地头。机器开始轰鸣,“大马力”一排排地将肥沃黑土地里白胖的土豆翻起,泥土的芬芳扑面而来。“薯客”们分好工,一字排开开始工作。远处,风吹过秋日暖阳下的白桦林,树叶如蝶翩翩起舞。白桦林前是大片的黑土,人们穿着各色衣服佝偻着捡土豆,站在一旁看着像是走进了油画中。

「合肥旅游网」大兴安岭深处的“薯客”

“大马力”将土豆从肥沃的黑土中翻起,空气中弥漫着泥土芬芳。

「合肥旅游网」大兴安岭深处的“薯客”

前一天未能分拣完装车的土豆,堆在地上用布盖了起来防冻。第二天一早气温还是零下,他们需要尽快把这些土豆分拣装车。

「合肥旅游网」大兴安岭深处的“薯客”

白桦林前的土豆地里,大家都在匆忙劳作。老板娘侧卧在地上小憩,享受片刻秋日的暖阳。

「合肥旅游网」大兴安岭深处的“薯客”

天黑前,女工提着劳作工具、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向工棚。她们已经劳作了十个小时。“晚上擦擦身子,都会感觉一身轻。”一个妇女说。

「合肥旅游网」大兴安岭深处的“薯客”

太阳落山了,北斗七星慢慢亮了起来。男人们要把地里的土豆都装到车里面,以免晚上冻伤土豆。购买者看重的就是土豆的品相,他们需要小心搬运这些土豆。

殷世花和很多第一次来的人一样,慢慢开始适应这里艰苦的工作和生活。天气开始转凉,一早一晚都变得很冷,地里的土豆也需要在上冻前尽快入窖,“薯客”们的手脚得快,一天需要劳作十个小时。连日高强度的劳作加上气候条件的不适应,20多天后,和殷世花一起来的八个人走了四个,她得了结肠炎也病倒了。老板送她去根河看完医生后,她躺在工棚里养病。一个人去工棚外上厕所,回来的路上她肚子疼得走不了路,10多米的距离她都走不动,就坐在地上小声哭了起来。做饭大姐看到后把她扶到床上躺下,还给她熬了碗姜汤。中午殷世花和爸妈视频,“我妈认识我,我爸竟然没有认出来我,可能我现在糟得不像样了吧,我妈说‘累了就回家吧,别在那儿了’,那时候我又哭了。”殷世花觉得再苦再累也要坚持干完。她无数次给自己加油。面对高强度的工作,65岁的汤凤林每天吃着止痛片咬牙坚持。“腰疼,腿疼,明知道吃这个玩意儿会上瘾,不好,可是不吃顶不住啊……”他一边吃着止痛片,一边说起了一首打油诗,“我是一棵松,风也摇来虫也蛀,风摇是艰辛,虫咬是痛苦。我觉得老百姓是棵葱,还不能说是一棵松,因为葱是空心的,什么能耐也没有,太现实了。”

「合肥旅游网」大兴安岭深处的“薯客”

小雨得了感冒,躺在工棚里养病。

「合肥旅游网」大兴安岭深处的“薯客”

晚餐过后,是人们难得的轻松时光。晚上8点半熄灯前,妇女围坐一起打起了牌,说说笑笑。

10月初,白桦树的金叶已落下,土豆秋收结束,根河开始进入严寒。老耿的土豆因为最近行情不好都入了海拉尔的窖储库,想等行情好了再卖。“薯客”们拿着血汗钱回到家里后,又开始收自己家的玉米和水稻。来年白桦林开始变黄的时候,候鸟般的“薯客”们还会再来。

财新周刊显影栏目版面

「合肥旅游网」大兴安岭深处的“薯客”

「合肥旅游网」大兴安岭深处的“薯客”

「合肥旅游网」大兴安岭深处的“薯客”

「合肥旅游网」大兴安岭深处的“薯客”

图/财新记者 郭现中 丁刚

文/财新记者 丁刚

·END·

本文由 大兴安岭旅游网_旅游攻略_旅游景点_大兴安岭旅游局 授权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,谢谢! 

上一篇:「保定旅游景点」李大义拟任大兴安岭地委书记

下一篇:「湖南长沙旅游景点」黑龙江省2020年度少数民族高层次骨干人才研究生招生报考须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