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景区景点> 沱沱河畔的野牦牛来到我家牧场

沱沱河畔的野牦牛来到我家牧场

发布时间:2022-08-04 23:30  作者:大兴安岭  来源:大兴安岭旅游网  热度:72℃

中国医药报

往期回顾

沱沱河畔的野牦牛来到我家牧场

返回目录


沱沱河畔的野牦牛来到我家牧场 ——一位牧民眼中的长江源生态之变

沱沱河畔的野牦牛来到我家牧场

 

布白群在放牧。

照片均由长江日报记者何晓刚摄

 

沱沱河畔的野牦牛来到我家牧场

 
 

沱沱河畔的野牦牛来到我家牧场

 

布白群一家四口。

 

沱沱河畔的野牦牛来到我家牧场

 

野牦牛(前)“混”进了布白群家养的牦牛群。

 

□ 长江日报首席记者 杨佳峰

长江中游的武汉与长江源头一线牵,长江源头的变化关乎母亲河长江的健康。7月20日前后,长江日报记者探访长江源,经过休养生息,长江源的野生动物越来越多,人与自然和谐相处,“一江清水向东流”的生态图景随处可见。

远处的雪山、近处的湖面、碧绿的草地都披上了一袭薄纱,藏羚羊、藏野驴、野牦牛在草地上悠闲地吃草,鼠兔在草地上奔跑、玩耍……7月21日早晨,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格日罗村47岁的藏族牧民布白群身穿一件羽绒服,骑着摩托车驱赶着他家的240头牦牛,在长江源放牧。他说,这几年,国家实施生态移民、退牧还草政策后,山上的草比以前长得更加茂盛,藏野驴、藏羚羊等野生动物也多了起来。野牦牛时不时会潜入他家牦牛群中当“牛王”,他经常能听见藏羚羊、藏野驴啃食青草的声音。

■ 一边放牧一边护牧

在唐古拉山镇往北20公里的一处山坡上,有一处用泥巴和汽油桶扎成的篱笆院墙,把两间低矮的砖木房围了起来。院墙外是一堆堆牦牛粪,牦牛粪燃烧产生的白色炊烟从房顶袅袅升起。

7月19日,记者敲开院墙大门,17岁的小主人泽吉拉毛迎了出来。她目前在格尔木市民族中学读高二,每年寒暑假都要回到牧区帮父母干点家务。“虽然我小时候曾跟父母放牧,但单独放牧的机会很少,害怕狼等野兽。”泽吉拉毛说,她把暑假作业也带了回来,但是家里没有手机信号,有时查资料要到山顶才有微弱信号。

“去加土若(藏语,意为‘请喝酥油茶’)。”泽吉拉毛的妈妈阿群倒出几杯热气腾腾的酥油茶,招待记者一行。在烤箱旁忙碌的她一脸笑容,但不再言语。泽吉拉毛说,她的妈妈不懂汉语,内心热情好客。

这里平均海拔4700米以上,含氧量只有海平面的六成。在两个孩子没回来的时候,阿群把家里料理得井井有条。她捡牦牛粪、打酥油、宰牦牛,每天都要到3000米外用农用车拉泉水。他们家前面的山沟里有一眼泉水,这眼泉水成为他们家几代人的生活用水,至今依然叮咚流淌。

泽吉拉毛的理想是考上青海民族大学,读一个自己喜爱的专业。泽吉拉毛的哥哥尖参闹吾与她同校,今年高考结束后便在格尔木市考驾照。他希望利用暑假拿到驾照,为大学毕业后求职增加“砝码”。尖参闹吾说,他的第一志愿填报的是武汉铁路桥梁职业学院,希望自己以后有机会当上桥梁工程师。

几公里外,泽吉拉毛的爸爸布白群正在自家牧场放牦牛,和240头牦牛一起徜徉在蓝天之下。“说是放牧,但我把更多精力用于护牧,因为这里是长江源。”布白群放牧的工具是摩托车,而不是马。摩托车后架上几个袋子胀鼓鼓的,都是他在草原上捡拾的塑料垃圾。他说,他现在还是草原生态管护员,一边保护草场,一边保护野生动物。“过去,看到野生动物,我总是去驱赶;现在,我不仅给野生动物让路,还主动救助受伤的野生动物。即使野生动物在自家牧场吃草,我也不会驱赶它们。有时候,家畜和野生动物混牧,只要它们不‘打架’。在草地上躺下,我经常能听见藏羚羊、藏野驴啃食青草的声音。这种感觉很奇妙,它们可都是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啊。”

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卓乃湖保护站站长秋培扎西介绍,仅在4.5万平方公里的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,藏羚羊就已经增至目前的7万只。“作为基础物种的藏羚羊数量上去了,藏野驴、野牦牛、狼、雪豹乃至乌鸦的数量都会增加。”

牧区野生动物越来越多,如何跟野生动物相处成了头等大事。布白群说,他家牦牛群里“混”进一头野牦牛,再也赶不走它,牦牛群变得不容易管束了。迫不得已的他从西藏拉萨市当雄县请来一位专业牧民协助放牧。每天除了吃喝开支,他还要再给牧民开出100元日薪。“人手增加了,饲养成本增加了,但我并不亏。”布白群贴近记者的耳朵,悄悄地说。

■ 山上山下两个家

·END·

本文由 大兴安岭旅游网_旅游攻略_旅游景点_大兴安岭旅游局 授权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,谢谢! 

上一篇:齐心协力答好景区暑期“安全题”

下一篇:【渝黔合作】清凉一夏,邀您来一场红色之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