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美食美味> 呼玛的味道 来自东北之北的原乡美食

呼玛的味道 来自东北之北的原乡美食

发布时间:2019-06-11 21:54  作者:大兴安岭  来源:大兴安岭旅游网  热度:192℃

四月末,当大部分地区已经脱去春装,开始享受初夏暖风的时候,在我国的远东地区,地处大兴安岭北纬51度的呼玛县,却还是一派北国风光。封冻了小半年的黑龙江江水,还覆盖着厚厚的冰层,同时也冰封了这条黑龙的往日威风。森林的色彩依然有些单调,仍旧保持着去年入冬时的模样。呼玛的冬季似乎还远没有结束,寒冷依然是主旋律,顽固而霸道的控制着这里的一切,不想改变。但在细微之处的变化却在悄然发生着,脚下的小草开始突破了冻土的束缚,露出了嫩芽,北归的燕雀也带来了春天的消息。但现在的天气终究还是寒冷的,而且善变,就像是魔法师手中道具,不时地变幻着模样。时而阴沉,阴沉时冷风瑟瑟,兴许还会夹杂着一些雨滴或雪花;时而晴朗,晴朗时艳阳当头,深蓝而纯净的天空点缀着朵朵白云。我喜欢这样的天气,只因它纯粹。阴时,阴的爽利;晴时,蓝的深邃。

图文/李昕

这已经是我第二次来到这个黑龙江畔的小镇了,记得上一次是在盛夏的时节,天气阴沉,在我快到县城的时候,忽然一阵急雨袭来,雨水在风尘仆仆的车窗上滑过一道道印痕,一路的风尘就这样被纯净的雨水冲洗的一干二净。这次到呼玛是在开江节前夕,初春的时候,天气依然是阴沉的,快到县城时,依旧是一阵急雨,依旧划过车窗,依旧洗去了一路的风尘。不知是上天安排,还是巧合,或许这就是呼玛的规矩,凡远道而来的客人,必要经过这纯净的无根之水的洗礼。这号称“人间最后一块净土”的呼玛似乎有些洁癖,待客之道也颇为与众不同,难道是不许一粒外来的沙尘沾染它的纯净吗?但我却很喜欢这样的欢迎方式,因为在雨后,等待我的便是艳阳里那一片幽蓝的天空。

图文/李昕

开江盛宴

我这次到呼玛是专为开江节而来的,呼玛的开江节热闹而隆重,小镇四处都洋溢着节日的气氛,主题活动也安排的满满的,看了一下日程表,我有些不知所措,行程很紧张,生怕错过自己感兴趣的内容。虽然我对萨满祭江等文化活动也充满了浓厚的兴趣,但作为一个资深的吃货来说,“千人共品开江鱼”的盛宴才是我更想品味的呼玛味道。

图文/李昕

所谓“开江”,就是在每年的四月中下旬,东北大地冰雪消融、万物复苏,黑龙江等江河的冰层也逐渐消融解体,在江面上形成冰排,随着江水浩浩荡荡顺流而下的过程。随着江面的解冻,憋屈了小半年的鱼儿们也随之被唤醒了。东北的冬季漫长,江鱼整个冬天都在忍饥挨饿,体内的脂肪已经消失殆尽、废物也被排放干净,从而肉质变得非常紧密细腻,因此此时的鱼肉便会异常鲜美。就算是同一种鱼,在不同的时节食用,也比开江时的味道逊色不少。在当地食用开江鱼可是一大美事,而开江鱼的烹制也不需要复杂的技术,最原汁原味做法的便是江水炖江鱼。支起一口柴锅,架起柴火,放几条江鱼在锅中,投入葱、姜、蒜、盐等简单的调味料,再舀一瓢江水一起炖煮,那滋味就已经鲜美的难以形容了。开江鱼的鲜美是不可多得的,且是每年只能品尝一次的佳肴,因此在老饕们“四大鲜”的菜谱中,具有不可动摇的地位。

萨满祭江 图文/李昕

在黑龙江流域有着丰富的渔业资源,民谚有“三花五罗十八子七十二杂鱼”的说法,其中又以“三花五罗一岛子”最为上品。对于这些鱼的种类,我别说吃过,就是听说过的也只有很少的几种。但是真正能引起我食欲和无限遐想的,倒不是前面说的这几种名贵的鱼类,而是“十八子”中的其中几种。东北人天生风趣幽默,说话唠嗑儿总是一套一套的爱用顺口溜儿,听东北人说话就跟看小品差不多,所以他们对当地一些鱼种的称呼也是很有意思。

牛尾巴子的微笑 图文/李昕

·END·

本文由 大兴安岭旅游网_旅游攻略_旅游景点_大兴安岭旅游局 授权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,谢谢! 

上一篇:大兴安岭森林生态食品产业发展快马加鞭

下一篇:兴安岭下的筑路铁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