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住宿指南> “老三届”帐篷油灯伴苦读

“老三届”帐篷油灯伴苦读

发布时间:2021-09-07 11:13  作者:大兴安岭  来源:大兴安岭旅游网  热度:160℃

  实习生 刘娜 刘超媛 本报记者 董艳春

  11月22日,一群来自五湖四海的中年人在北京黑龙江宾馆重逢了。他们有一个共同的“身份”———黑龙江大学77级中文系同学。1977年的那个冬天,怀着共同梦想的他们融入到570多万知识青年赴考的洪流。正是这场高考,不仅圆了他们的大学梦,而且造就了改革开放30年来,中国的一大批中流砥柱……杨春时就是其中一位。

  杨春时,现任厦门大学人文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。在华滨通讯杯“幸福印记———见证改革开放30年大型征集暨展览”活动启动后,记者通过他在冰城的亲友找到了他。

  帐篷里燃起小油灯

  1966年,在杨春时的人生履历表中,本应是引以自豪的一页,他作为哈一中应届毕业生,成为公费出国留学的候选人。但这些幸福的前景,在高考前夕突然变成泡影。

  杨春时回忆,当年5月,他成了全省第一批下乡知青选择了最偏远的黑龙江边,几年里,知青们住的是帐篷、地窨子。冬季山区的最低温度降至-40℃。

  1973年,北京大学、南开大学到农场招工农兵大学生,面试题中有一道是:“1/2+ 1/2=?”答案五花八门,就是没有一个人的答案是1。

  那时中外优秀经典作品在各个帐篷间传阅,看书时要小心被干部抓到,晚上没有电灯,他便用钢笔水瓶灌满柴油,放段细绳当灯捻,自制了一个“小油灯”,看完书鼻孔里被熏得黑黑的。

  离家借住为圆大学梦

  旁观那次面试不久,哈尔滨招收“老三届”高中生回城当初中老师,杨春时成为幸运儿,之后他被调到哈市文化局工作,也成了家。

  1977年恢复高考的消息传来,杨春时决定参加高考。“快30岁了,又拖家带口的,你还考啥呀”,别人这样劝他。

  杨春时在考试前请了半个月假,全家三口只有一间10平方米的小屋,没有地方复习,他便在同学家借住。

  1977年12月11日,十几届学生同时参考。考场门前的一幕令杨春时记忆犹新:一辆轿车停下后,蹒跚走下一位即将临盆的孕妇考生。

  英语词典形影不离

  杨春时说,他们年级两个班80多人,最大的35岁,最小的才十五六岁。那时校园里、图书馆里、林荫道上……到处都是如饥似渴攻读的学子。他们这些当大哥、大姐的,更是抱着把失去的青春夺回来的强烈愿望,恨不得把一天当两天过。

  杨春时入学后,便开始准备考研。大学的课程要靠自学,最“要命”的是外语。他每天带一本英语词典,不管是走路,还是上厕所都“形影不离”,直到他背下了整本的单词……

  最终,杨春时的各科考试成绩都在90分以上。1979年,他成为恢复高考后第一批研究生。

  难以复制的辉煌一代

  知识改变了他们的命运,对于77级、78级大学生,人们这样评价。杨春时称,不仅仅拥有知识,他们那一代人还有对于命运、对于时代的更多思考,其中知青文学的兴起,即是他们成熟、开放、活跃的一个标志。

  杨春时回忆,同学们思想都极为活跃,在教室里他们经常和老师进行激烈的辩论。记得当年还请来了文学家艾青在阶梯教室上课。一些同学不甘于死啃书本,自己也搞起了文学创作,其中包括同寝室的李龙云。

  李龙云写了一个剧本《有这样一个小院》,1979年该剧在北京公演,轰动了全国。后来,77级同学也排演了这部话剧,过了把舞台瘾。李龙云因此剧被南京大学的陈白尘教授看中,他被破例录取为研究生。同期进行创作比较有名的还有张抗抗,当时她是哈师专77级的学生。难忘的知青生活经历,成为他们创作的主要源泉,知青文学也从那时兴起。那种辉煌,是三十年间最灿烂的。

  经历了十年浩劫的生活磨练,他们懂得知识的重要,更知晓身上的责任。在大学里争分夺秒地汲取“养分”后,他们坚毅勇敢地前行。三十年前的高考,改变了77级学子们的命运,他们也用知识,成为了这个国家的中流砥柱。他们圆梦的故事,也激励着后来的学弟学妹们……

  1977年12月,黑龙江省举行了恢复高考以来的第一次考试。1996年省属高校本、专科招生全部实行“并轨”。1999年,高校全面“扩招”。据教育部门统计,30年间,黑龙江省高考录取比例从29∶1提高至1.2∶1,各高校在黑龙江省录取人数30年增加了25倍,高等教育提前10年实现了“大众化”。

·END·

本文由 大兴安岭旅游网_旅游攻略_旅游景点_大兴安岭旅游局 授权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,谢谢! 

上一篇:一张值得珍藏的“全家福”(图)

下一篇:搭乘驻京办“末班车” 吃遍各省特色美食